當前位置:首頁>金融理財好文分享 > 詳情

最嚴金融銷售新規終于落地 律師手上的委托突然多了但實務操作……


  一場直觀而深刻的改變席卷資管界。

  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頒布《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簡稱“會議紀要”。其中最大看點之一是,《會議紀要》設專章對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進行規定,相關條例也被業界稱為“最嚴金融銷售規定”。

  通力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楊培明律師指出,《會議紀要》在“金融消費者保護”方面嚴重傾向于“投資者保護”,將對資管產品銷售造成顛覆性沖擊。

  另有多位金融律師向證券時報·信托百佬匯記者坦承,近來收到的客戶委托增多,委托來源包括投資人,也包括管理人。

  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合伙律師倪燦說,《會議紀要》的落地無疑給了投資人一柄維權利劍,預計接下來會有不少金融類資管案件在路上。“但從訴訟角度而言,如何正確界定管理人適當性義務、投資者實際損失如何確定以及管理人勤勉盡責的邊界在哪里等都是該類案件的爭議焦點所在。” 

  //

  對金融消費者保護力度創新高

  //

  上海市張江公證處指出,雖然《會議紀要》不是司法解釋,但實際影響力恐怕不會亞于司法解釋。《會議紀要》設專章對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進行規定,可見最高院防范金融風險發生的決心。其開篇指出,適當性義務的履行是“賣者盡責”的主要內容,也是“買者自負”的前提和基礎。金融產品 發行人、銷售者及金融服務提供者均負有適當性義務,并明確適當性義務來源不限于法律、行政法規,還包括部門規章等規范性文件。適當性義務主要分為兩部分,即適當推介義務與風險告知義務。風險告知義務是適當性義務的核心,是保障投資者自主決定的關鍵。根據司法判例,賣方機構在推介金融產品時,不僅需要告知一般投資風險,更要主動充分說明推介金融產品的特定風險。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會議紀要》,金融機構僅出具由投資者手寫的“本人明確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損失風險”的內容尚不足以證明其履行了風險告知義務。所以,賣方機構需要規范推介過程管理,做好錄音錄像,保全相關材料 。

  同時,倘若因未完全履行適當性義務而被卷入訴訟,賣方機構可通過投資人的既往投資經驗、教育程度等方面進行舉證,證明適當性義務之違反未影響投資者作出自主決定,應當由投資者自行承擔投資風險。若能成功舉證,法院亦會支持賣方機構的免責抗辯。

  此外,根據第74條“責任主體”:“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未盡適當性義務,導致金融消費者在購買金融產品過程中遭受損失的,金融消費者既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銷售者承擔賠償責任,還可以根據《民法總則》第 167 條的規定,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銷售者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一位金融機構高管分析認為,《會議紀要》將對金融機構未來產品銷售產生重大影響,被迫提高直銷比例,因為代銷機構會對與之合作的機構及其產品更加挑剔。當然,機構方也將更加重視銷售機構的篩選,以及與銷售機構之間的協議安排。  

  //

  實際操作存在諸多難點

  //

  盡管《會議紀要》在“金融消費者保護”方面傾向于“投資者保護”,但從訴訟角度而言,如何正確界定管理人適當性義務、投資者實際損失如何確定以及管理人勤勉盡責的邊界在哪里等都將成為該類案件的爭議焦點所在。

  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殷豪律師向信托百佬匯記者表示,在適當性方面,《會議紀要》的規定與《資管新規》的規定是一致的。《會議紀要》關于適當性義務的規定的出發點是好的,希望能夠更好的保護金融消費者的利益,但實務中此規定很難執行到位。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需要一定的專業背景,大部分金融消費者購買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參與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完全是因為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投資活動的高收益,并不是因為對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有充分了解。很多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投資活動涉及的法律關系非常復雜,特別是多層嵌套的金融產品和投資活動,要求普通金融消費者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是不現實的。另外,實務中,部分金融產品發行人為了銷售其金融產品,聘請了不少不專業且沒有銷售資格的機構銷售金融產品,由本身不懂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投資活動的銷售機構履行適當性義務,更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完成的任務)。

  殷豪律師以其正在處理的一個投資糾紛案件舉例,“基金管理人 境內募集資金后,投資于一家中國公司通過紅籌VIE架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由于此案涉及境內資金募集、境外投資、紅籌VIE架構和美國上市等問題,我們雖然和此案件的法官多次介紹相關實務背景,但法官仍然不是很清楚此案件的法律架構和法律風險點。

  “因此,實務中,如何判斷金融消費者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以及如何判斷賣方機構已經履行適當性義務,由于《會議紀要》沒有進一步細化,實務中仍然具有很大的爭議。”上述律師表示。

  針對“損失賠償數額”,《會議紀要》明確,賣方機構未盡適當性義務導致金融消費者損失的,應當賠償金融消費者所受的實際損失。實際損失為損失的本金和利息,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 發布的同期同類存款基準利率計算。

  律師倪燦表示,對損失賠償數額的計算進行確定,并細化利息計算方法。這里要注意“實際損失”的定義,實踐中有很多資管產品虧的一塌糊涂但尚未處置資產或無法處置資產(如大量新三板 基金、債權基金)。“此時投資者具有實際損失,但損失金額是多少呢?是損失尚未確定還是投資者的全額投資款即為損失金額?”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