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詳情

捂盤16年突然被禁融資 “隱晦”監管文件到底懲罰了誰?


  9月23日下午,本報記者來到位于成都市和盛東街的南城都匯8期(又名禹洲山河玖璋)地產項目,現場一派繁忙景象,一些大型施工車輛頻繁進出工地,似乎在為竣工進行最后的沖刺,樓盤旁的臨時銷售中心也在正常營業,不時有人員出入。與此同時,與該地產項目相關的一則函件引發市場關注。

  9月23日早上,一則《關于禁止和記黃埔地產(成都)有限公司融資、貸款和重大資產重組 的函》在網絡上流傳。函件要求禁止向和記黃埔地產(成都)有限公司(下稱和記黃埔成都公司)提供新增融資、貸款,以及為其進行重大資產重組提供幫助,緣由是項目公司存在捂地、捂盤不良行為。

  這家房企項目公司,原為長江實業集團(下稱長實集團)持有,不過今年7月已出售給香港上市房企禹洲集團和成都瑞卓置業有限公司。就“融資被禁”事件,禹洲集團相關人士回應稱,相關樓盤項目已處于準竣工狀態,目前項目公司資金需求不大,對禹洲集團不會產生影響。

  突發:多年捂盤不售融資被禁?

  上述函件顯示,因和記黃埔成都公司存在捂地、捂盤不良行為,嚴重影響區域房地產市場平穩發展,經研究,禁止高新區內金融機構向和記黃埔成都公司及其項目公司提供新增融資、貸款,禁止高新區內金融機構向和記黃埔成都公司進行重大資產重組提供幫助。

  成都高新區財政金融局相關人員回應稱:“堅持‘房住不炒’定位、堅決打擊捂盤惜售行為,近期我局配合區內相關部門正對多個涉及捂盤惜售項目進行查處,包括南城都匯項目。下一步,我局仍將繼續配合做好房地產市場整頓工作,努力為廣大市民、各類人才和企業提供宜居宜業的良好環境。”

  函件所稱的捂地、捂盤不良行為,直指和記黃埔成都公司的南城都匯,這正是當年和記黃埔地產進軍成都的“代表作”之一。早在2004年,繼北京、廣州、深圳、重慶之后,成都成為和記黃埔進入內地的第14個城市。和記黃埔地產曾是長江實業旗下重要上市公司 ,地產為其重要布局領域,但公司已于2015年在港股 摘牌退市。

  2004年10月,和記黃埔地產以21.35億元的價格,拍得1036畝的南城都匯項目,彼時這幅“巨無霸”地塊一度引發市場關注。據當時媒體報道,該項目共分為8期,樓面價為1030元/平方米,被譽為和記黃埔地產在成都的1號作品。

  正是這個被市場寄予厚望的項目,如今被貼上“捂盤惜售”的標簽。和記黃埔地產拿地已有16年,而該項目的7期、8期項目仍未開售,共計未售房源達6750套。不過,在漫長的銷售周期中,南城都匯項目的多次銷售成績在成都單盤銷售中名列前茅。

  該項目上一次開盤是4年前的2016年,彼時房價為1.2萬元/平方米至1.6萬元/平方米。記者在房產交易平臺“鏈家”上查詢到,該樓盤已出售的二手房 價格達到2.3萬元/平方米至2.9萬元/平方米。值得注意的是,南城都匯8期和7期在建工地分別在2017年11月和今年4月疑似突發大火,被市場稱為“技術性捂盤”。

  疑問:到底處罰了誰?

  今年7月23日,長實集團公告轉讓成都南城都匯項目。根據公告,本次交易的成都南城都匯項目包括第1至8期的住宅及商業單位以及停車場,接盤方為禹洲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和成都瑞卓置業有限公司,作價約78.47億元,預期出售事項計及融資安排后錄得約38.11億元未經審核得益。

  針對上述函件,長實集團回應稱,和記黃埔成都公司現在并非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的附屬公司,也不是由集團控制。長實集團重申,公司所有發展項目均嚴格按照國家法規進行,并不存在囤地的情況。

  關于相關項目的最新進展,禹洲集團相關人士表示:“目前,項目6期已交房,7期和8期已基本封頂,住宅單位將精裝修升級后即可推向市場,預計今年可部分進行預售,明年能有確認收入。”在長實集團2019年年報 中,樓面面積101.3582萬平方尺的南城都匯項目第7B及8A期,也被列為預期在2020年完成的物業。

  7月長實集團在公告中提到,將會在項目公司中保留1名董事,協助項目運營。“從項目公司層面,南城都匯項目與長實集團還是有一定關系的。”上述禹洲集團相關人士透露說。

  但在行業人士看來,成都南城都匯項目的開發遵循了長實集團在內地開發地產的一貫手法,通過分期開發以獲取土地溢價,而非內地開發商流行的高周轉獲利,導致該項目賣了近16年還剩近7000套房源。

  就“融資被禁”事宜,接盤方禹洲集團表示,函件主要針對南城都匯項目公司,項目處于準竣工狀態,融資需求不大,而且目前項目融資也未受影響。

  “該函件禁止南城都匯項目公司融資的范圍僅限于成都市高新區,而非切斷其所有融資渠道,因此實際影響有限。”有行業人士表示。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