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詳情

四川信托“爆雷”始末:逾期45個TOT項目 金額300億


  四川信托 被強制監管,其股東也難逃被追責。

  自6月深陷兌付危機以來,四川信托爆雷后的終于有了實質性的進展!

  12月22日,四川銀保監局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推進四川信托風險處置,四川銀保監局將聯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組,加強對四川信托的管控。除四川信托外,其四名股東也被采取強制措施。

  四川信托成立于2010年,曾也擁有過輝煌的時日,但2016年后業績便一蹶不振。令人無限唏噓的是,此番暴雷后,四川信托多個股東無人愿意出資為其解圍。

  聯合工作組進駐,四大股東難逃被糾責

  據公開媒體報道,12月22日下午13:00,四川信托全體員工大會在川信大廈37樓召開,四川信托銀保監局局長陳育林、四川省地方金融局黨組書記童夢也參加了會議。會議僅持續20分鐘,但釋放出了重大信號。

  包括由銀保監和地方金融管理局成立聯合小組入駐管控四川信托;聘請第三方專業金融機構接管,逐漸恢復正常經營;所有員工勞動合同凍結,全力配合調查;剝奪四大民營股東宏達集團,宏達股份 (行情600331,診股 ),濠吉集團、匯源集團股東權利等。

  12月22日下午四川銀保監局官網發布公告表示,近年來由于四川信托治理失效,內控機制形同虛設,管理層漠視監管法規,以隱蔽方式大量開展違規業務,風險不斷累積,經營陷入困境,嚴重損害信托產品 投資者和公司債權人合法權益。

  目前公司已不能正常開展經營管理活動,對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帶來較大不利影響。除對四川信托進行監管外,其股東也難逃法網。

  監管部門認為,四川信托的四大股東存在違反審慎經營規則情形,且在風險處置過程中拒不配合監管部門開展風險處置,其行為已嚴重危及四川信托的穩健運行,損害了信托產品投資者和公司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危害了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

四川信托“爆雷”始末:逾期45個TOT項目 金額300億

  據企查查顯示,四川信托共有10名股東,分別為四川宏達(集團)有限公司(32.04%);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30.25%);四川宏達股份有限公司(22.16%);四川濠吉食品集團有限公司(5.04%);匯源集團有限公司(3.84%);中國鐵路成都局集團有限公司(3.57%);四川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1.39%);四川成渝 (行情601107,診股 )(1.17%);中鐵八局集團有限公司(0.42%);中國煙草總公司四川省公司(0.11%)。

  其中有四名股東被采取強制措施,分別是四川宏達、宏達股份、濠吉食品和匯源集團。主要因其在監管部門責令整改后,相關股東拒不歸還違規占用的資金,損害信托產品投資者和公司債權人合法權益而被監管部門采取監管強制措施。

  此外,自2020年12月22日起,限制上述4家股東參與四川信托經營管理的相關股東權利,即不得行使包括股東(大)會召開請求權、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處分權等權利。

  四川銀保監局表示,針對四川信托經營過程中的違法違規行為,工作組將會同相關部門依法加強調查,積極追償股東及其關聯方非法占用的資金,堅決懲處違規人員,嚴厲打擊犯罪行為,嚴肅市場紀律。

  2

  半年前已爆雷,停發TOT成導火索

  事實上,早在今年5月11日,市場上便有傳言說四川信托將被接管,并停止公司全部的資金項目。當時,四川信托發公告否認此傳言,表示公司一切正常。

  與此同時,公司還在不斷地發新產品,從5月初到6月11日,公司共發了9個新項目,募集資金共14.68億元。但四川信托極力掩蓋的兌付危機還是爆發了。

  6月15日晚,杭鍋股份 (行情002534,診股 )公告稱,公司購買了四川信托管理發行的“天府聚鑫3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之信托產品,現已到期,而四川信托僅兌付了1000萬元的本息1038.1萬元,剩余4000萬元本息未能如期兌付。

  一邊說公司沒有問題,還不停地發新產品,一邊不予兌付4000萬元,四川信托這一手操作,真是讓人直呼看不透。

  而在6月15日上午,當時有數百名投資人來到四川信托辦公地點,四川信托董事長牟躍、總裁劉景峰、監事會主席孔維文等參加了與投資人的面談。

  四川信托為何在此時爆發兌付危機了呢?據6月15日投資人面談的現場視頻顯示,四川信托總裁劉景峰稱,此次兌付問題是停發TOT產品造成的。

  TOT又稱信托中的信托,簡言之就是信托公司 要約募資成立母信托產品,再由母信托產品選擇已成立的陽光私募 信托計劃進行投資配置,形成一個母信托產品投資多個子信托的信托組合產品。

  四川信托是TOT信托發行規模最大的信托公司之一,旗下TOT產品系列達十幾個,包括“申鑫、申富、豐盛、芙蓉、錦恒、錦江、匯鑫”等。期限一般為一年或兩年,收益率在8.3%-9.5%左右,高于市場水平。

  據媒體報道,四川信托TOT產品規模在200億-300億左右。據悉,TOT可以用來解決錯配問題,也可以分散投資風險,但信托公司一般用來投向自家發行的信托產品,一直滾動就變成了借新還舊的產品,但投資人又看不到底層資產,TOT產品就成了資金池業務的“馬甲”。

  這些名義上的TOT信托,掩藏著信托公司背后借新還舊、期限錯配、短募長投等一系列違規操作。而由于TOT信托的停發,四川信托的兌付危機終于暴露于眾,不然在借新還舊的掩蓋之下,“雷”還有積的更大。

  3

  輝煌過后業績驟降,300億窟窿股東想撒手?

  四川信托是由四川省信托 投資公司、四川省建設信托投資公司整頓重組,合并部分優質資產并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基礎上改制設立的信托公司,2010年,四川宏達集團入駐四川信托,對其展開重組,11月28日四川信托正式成立。

  成立十年來,四川信托也曾有過光輝時刻。2016年,四川信托營業收入排全行業第13名,但短暫的輝煌后,四川信托的業績便急速下滑。

  年報 顯示,截至2019年末,四川信托資產規模為2335億元,在全行業68家信托公司中處于中游水平,但公司2018年時資產質量為3235億元,同比下降幅度為27.84%,這一數字遠超行業平均降幅。

  據年報顯示,2016年-2019年,四川信托分別實現營收35.85億元、31.35億元、27.88億元和31.71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3.87億元、9.99億元、7.78億元和7.31億元。

四川信托“爆雷”始末:逾期45個TOT項目 金額300億

  2018年和2019年同比降幅分別為19.65%和29.59%。而凈利潤大幅下降主要系資產減值損失大幅增加。

  財報 顯示,2016年—2019年,四川信托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6116萬元、8235萬元、1.55億元、6.89億元。2019年,這一指標較2018年增幅高達325.16%。

四川信托“爆雷”始末:逾期45個TOT項目 金額300億

  而資產減值損失大增又與四川信托自營資產的不良率飆升緊密相連。2018年末,公司不良率為4.82%,而到2019年末,公司的不良率飆升至22.21%,不良資產合計22.42億元。

  據四川信托方面回復,此次逾期大概涉及45個TOT項目,規模大概250億元,不存在交叉違約。然而有公開媒體報道,四川信托說是200多億元,但審計公司查出的有300多億元。

  在6月末,四川信托曾在官網正式發布公告《致投資者公開信》稱,將通過處置變現包括川信大廈在內的自有資產、引進戰略投資者等多種方式增強公司資本實力,補充流動性。

  7月初,四川信托表示,川信大廈及宏信證券股權的資產評估工作進展順利,中企華資產評估公司的評估小組已完成現場工作,評估報告已報送該公司進行內核。然而在引進戰略投資方面,卻無人愿意給四川信托填這個窟窿。

  7月29日,四川信托股東之一宏達股份發布公告表示,根據其目前的生產經營及資金狀況,公司暫無充足的流動資金以支付增資對價,因此公司放棄對四川信托增資。這說明作為實控人的宏達集團也已放棄對四川信托進行增資。

  除宏達股份外,四川信托表示,也收到其它幾家股東就增資意向的書面回復,均放棄本次增資。

  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0月20日,四川信托TOT項目賬戶資金余額10.7億元,較9月1日通報新增現金回款1.7億元;已收回股票、股權、房產等資產對應的項目規模23.37億元,下一步將加快推動資產處置變現;近期有三個TOT項目所投底層資產預計收回貨幣資金12.14億元。

  由于看來,此次四川銀保監局將聯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組對四川信托的強制管控便在情理之中。

  四川銀保監局表示,四川信托被管控后,其作為受托人與委托人/受益人的信托法 律關系不會因此而改變。信托產品投資者需根據四川信托官網發布的公告,按照規定的時間和方式對認購的信托產品份額進行登記,預計登記時間為3個月。

  值得一提的是,四川信托已經是今年第三家被采取強制監管措施的信托公司了,此前被采取強制監管的還有新時代與新華信托 兩家信托公司。在當前信托行業 監管愈發趨嚴的背景下,各信托公司及時整頓早日保證產品合規尤為重要。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