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 詳情

慈善信托2021:立足信托本源 踐行公益初心


  歲末年初,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嚴峻之際,信托公司 主動擔當,發揮慈善信托優勢,為疫情防控工作貢獻源源不斷的“信托力量”。據悉,陜國投信托 日前完成了“陜國投·陜西慈善協會—邁科集團—眾志成城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慈善信托”向西安市雁塔區慈善協會的首批50萬元資金捐贈。

  經過數年的積累與發展,慈善信托項目通過在鄉村振興 、防災減災、醫療救助、濟困扶老、關愛兒童、生態保護、文化發展、教育助學等多個領域社會價值和公益價值的發揮,得到了社會各界的認可與關注。如何開辟慈善信托公益的新路徑,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慈善信托可持續發展之路,信托公司也在用實際行動探索并踐行著。

  蓬勃發展 備案項目多點開花

  2021年,慈善信托呈現既“多”又“活”的特點,“多”指項目數量多,從慈善組織、公益機構到信托公司均增加了慈善信托項目落地的數量;“活”指模式靈活,根據不同的信托目的,采用靈活的項目模式。

  根據慈善中國信息平臺的公開數據顯示,從2020年9月1日到2021年8月31日,全國成功備案了178單慈善信托,對應慈善信托規模1.88億元。其中2021年1月至9月已備案完成87單,合計備案財產規模1.31億元。5年來,累計備案的慈善信托數量達到633單,財產規模為34.87億元。

  可以看到,2021年,信托公司和慈善組織發揮信托制度優勢,圍繞鄉村振興領域推進的慈善項目也有明顯增加。中誠信托有限責任公司 (以下簡稱“中誠信托”)在《2021年度慈善信托研究 報告》中分析指出,慈善信托作為一種新型慈善方式,具有目的全面、機制持續、管理專業等優勢。信托公司發揮慈善信托優勢,可以有效解決鄉村振興工作中的困難和需求。

  2021年以來,全國已備案多單以鄉村振興、美麗鄉村等為主題的慈善信托,如“中誠信托2021誠善·信托保障基金·臨洮鄉村振興慈善信托”“五礦信托—三江源鄉村振興”系列慈善信托、“金谷信托2021信達大愛(鄉村振興)”系列慈善信托、“長安慈內蒙古烏蘭察布定點扶貧 及鄉村振興慈善信托”等。

  精準突破 提升慈善信托品牌價 值

  不僅是備案項目數量逐年上升,慈善信托也在向縱深化、品牌化方向發展并呈現出地域差異。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8月底,慈善信托備案地區已覆蓋全國28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從各省累計備案慈善信托數量來看,甘肅、浙江兩省居于前兩位,分別達到130單和109單,遠超其他省市。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6月,湖南省實現了慈善信托零的突破,經過湖南省民政廳成功備案,由湖南省財信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財信信托”)為受托人的“財信信托—南峰助學慈善信托”順利落地。根據備案信息顯示,資金將定向用于資助湖南省寧鄉市偕樂橋中學優秀學生。

  在慈善信托領域實現新突破的不僅有財信信托,還有中建投信托 、長安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

  2021年6月,中建投信托設立了服務與慈善信托部,隨后于8月成立首單集合慈善信托——“中建投信托·善泉1號(防汛抗災)慈善信托”。同月,由長安信托作為受托人,發起了首單支持體育公益事業的“長安慈—青春、健康、活力,助力14運體育公益慈善信托”;交銀國際信托 9月落地了首單參與先心病兒童救助項目的“交銀國信·德陽—華西兒童救助1號慈善信托”。

  同時,越來越多的信托公司注重打造差異化、特色化、品牌化的慈善信托項目,如山東信托的“大同”系列、上海國際信托 的“上善”系列、中誠信托的“誠善”系列以及百瑞信托 的“百瑞仁愛”系列等信托項目,展現出機構深耕慈善事業,提升信托品牌價值的決心與韌性。

  完善政策 打破發展“瓶頸”

  慈善信托依托專業受托機構的管理,有助于推進慈善財產運用和慈善項目開展的科學決策、高效執行和專業管理,其快速發展離不開政策的引導與支持。2021年5月,民政部與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聯合印發《“十四五”民政事業發展規劃》中提出,推動《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激勵扶持政策落地實施,協調有關部門完善稅收等優惠政策,探索建立慈善行為記錄和激勵機制,鼓勵發展慈善組織和慈善信托。

  隨著我國居民財富的日益增長,慈善信托作為第三次收入分配的重要方式,也成為了實現家族慈善的方式之一。信托公司也在積極探索家族信托與慈善信托的結合,通過永續型家族慈善信托、“家族+慈善”并行信托、共同受托型家族慈善信托等模式將信托財產合理運用于慈善活動中。

  不過,通過慈善信托開展慈善活動仍存在諸多不足之處。有從業人士直言,當前,慈善信托稅收優惠政策尚未落實,委托人憑備案文件還無法享受稅前扣除優惠。此外,慈善信托的非交易過戶政策尚未完善,以股權、不動產等需要登記的非貨幣財產設立慈善信托存在一定障礙。

  “只有當慈善信托優惠政策落地之時,慈善信托才能迎來蓬勃發展的契機。”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金錦萍認為,需要充分認識到信托的特殊性,明確慈善信托在設立環節、受托人變更環節盡管涉及財產權的轉移,但應在稅收上予以特殊考量,避免重復征稅問題。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