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財知識 > 詳情

信托受益權可以質押嗎?


王澤鑒教授早些年就指出:“立法總是很短的,但是法律的適用將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德國民法的一百年、
3法國民法的二百年,所以真正法律發展的重點應該在法律的解釋適用上,這也將使中國的法學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所以他建議我們在將來的工作不是花很多時間去討論立法的問題,而是將花更多的時間去考慮這個已經立法完成的法律在中國如何解釋適用,讓它能夠豐富,讓它能夠持續不斷的發展的問題。我們不能指望民事法律能對所有的生活細節對做出規定,不能一出現立法的含混不清就求諸于立法修改。在一個立法框架相對完善的時代,應轉向解釋論。

 

信托受益權能否質押,首先取決于對物權法的解釋。

    

物權法第223條(七)款規定“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可以出質的其他財產權利”可以設立質押。其具體含義是,其它法律和行政法規所規定的可轉讓的、合法的財產權利都可以設立質押,并沒有要求在“其他法律”當中明確規定這個權利可以出質或者質押。    

    

個人以為,財產權被繼承、被質押、被強制執行或被用來清償債務,和被轉讓的含義是高度同質的,都是說其財產權利被處分了。信托法第47、48條規定受益權可以用來“清償債務”、可以“依法轉讓”和“繼承”,雖沒有說“可以出質”,并不代表信托受益權就不可以出質。

   

物權法第5條規定,“物權的種類和物權的內容法定”,并沒有規定創設物權法規定以外的新的權利類型和權利內容的后果(無效),這是明智的,為實務的創造留下充足的空間。把信托受益權設定質押的安排類似于根據信托法這種特別法創設了一種以信托受益權作為權利質押客體的新的擔保物權種類,并不違反物權法上的物權法定原則。

 

在“上訴人吳穎為與被上訴人陸曉明、何易楠、王曉春確認合同無效糾紛”一案中(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5)浙杭商終字第845號),法院指出,“根據《物權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七)項“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可以出質的其他財產權利可以出質”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受益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其信托受益權可以用于清償債務,但法律、行政法規以及信托文件有限制性規定的除外”“受益人的信托收益權可以依法轉讓和繼承,但信托文件有限制性規定的除外”之規定,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收益權屬于信托收益權的一種,歸屬于財產權的范疇,案涉協議或條款并不存在無效的法定情形”。雖然法院把信托受益權誤寫為“信托收益權”,但其論證邏輯是通順的。

 

實踐中已經出現關于受益權質押(轉讓)大量需求和不少的成例,法院嚴格執行物權法定是無理的、影響效率和妨礙創造的。

 

這里的核心問題已經不在于法律是否允許信托受益權質押,而在于如何在操作層面上實現受益權質押。法理上,債權和股權質押的經驗值得借鑒。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国产亚洲美女在线视频视频